猪病新干线
现代化规模养猪场兽医实验室的建立
http://www.zbxgx.com | 时间:2012-04-02 15:59:59 | 关注人次[] | 字体设置:

  我们正处于信息时代,对疾病进行有效控制措施必须基于对疾病的准确诊断和对猪场的生产和效益带来不利影响的一些特征所隐含的信息,对疾病的有效控制计划也需要猪场有持续的对疾病的监控方案和必要时对此方案的及时调整。疾病的诊断和监控需要良好的兽医诊断实验室的支持,而兽医诊断实验室必须有适当的设施,才可为猪群保健计划提供有力保证。猪场兽医诊断实验室的典型工作包括大体病理学解剖,显微镜检,细菌学检验,血清学检验以及简单的生化检测。

 大体病理学

大体病理学是最简单,也是实验室检验最基础的技术。一般,大体病理学是对死亡动物,可能是已经死亡或被选作典型病变的动物,进行解剖作为诊断过程的一步,大体病理学中最有用的方法是访问屠宰场,对屠宰后的来自本场的猪只进行检查,以估计场内的发病程度。

屠宰检查不仅可用于确定群体中肺炎和内外寄生虫的发病率,而且检查萎缩性鼻炎发病率和严重程度的唯一实际可行的手段。进行屠宰检查时,至少应随机选取来自本场的 10 头动物,更多时,如选2030头时,对屠宰检查结果更有利。由于屠宰检查的目的之一是为了确定群体当中某种疾病的发病率,故应避免只选择最健康或最不健康的猪只。所检查的器官和组织应包括肝脏,肺脏,小肠特别是回肠,空肠和肠系膜淋巴结。鼻吻应在第一前臼齿即嘴角处进行横切,用米尺或测径器(双脚规)测量鼻颊骨之间空隙的宽度,或根据主观评分制对鼻颊骨进行评分。还可将切好的鼻吻洗净,干燥后,切面向下放在复印机上,以黑布覆盖后复印制成图片,可作为永久性记录资料保存。所取组织样品可用以进行微生物培养或组织学检查。如果能在屠宰前准备好消毒的采血管,也可收集大量血液样品进行血清学检查。为确定胃溃疡的发病比例和严重程度,屠宰检查工作人员还应牢记检查几头猪的胃内表面。

对已经死亡的动物进行尸体剖检,通常不如选择具有某种疾病典型临床症状的个体进行活体解剖能获得更多的信息,但尸体解剖有助于了解群体中引起死亡损失的大体原因,因此有必要定期收集产房内的死亡猪只,一次解剖数只,可大体估计群体中存在的可能引起死亡的原因。对大多数死亡的生长肥育阶段猪和母猪,应进行尸体解剖,找出病变的组织器官 。由于肠道内正常寄居的微生物会在猪死后很短时间内引起腐败,尤其在高温季节,腐败发生更迅速,而且细菌可能过度生长,所以自然死亡的猪通常不能作为理想的组织学或肠道细菌学样品来源。所以尽管对尸体进行解剖能获得一些有用信息,但如果想要取得理想的微生物学或组织学样品,最好选取活的病猪进行解剖取样。

当猪场有疾病发生或怀疑有某种疾病发生时,应该牺牲一些猪只,对其进行解剖,但必须选取那些处于发病早期的猪。如果解剖的目的是为了得到细菌培养的病料,还必须注意应选取发烧的猪进行解剖。所谓发烧,是指体温高于39. 5°C。如果所选动物处于发病后期,则可能由于原发感染已被机体清除而培养不到任何细菌,或培养出可能引致误会的非致病菌。另外,最好选取尚未接受任何抗生素治疗的猪。发生腹泻时,应争取事先与现场操作工人取得沟通,请他们保留几头腹泻的猪不作治疗,以便用于进行诊断 。大多数的其它情况下,对猪进行检查结合直肠温度测量就可找出未被治疗过的病猪。粪涂片和直肠粘液通常不会提供很有帮助的信息。与其浪费时间,经费和精力处理没有价值的样品如直肠粘液,解剖活猪提取更有价值的诊断病料,则更有意义。

为此,应准备一个包括解剖所需的一切用品及器械的诊断箱,这种箱应是易于清洗消毒且结实耐用的金属或塑料结构,如机械师或木匠所用的工具箱就很方便。箱内应备有下列用具:

直肠温度计                        3cc 一次性注射器及针头     10 cc 一次性注射器及针头
酒精灯及打火机                    95% 的酒精            棉花                消毒棉签
福尔马林                          笔记本及钢笔或铅笔     记号笔              塑料袋
2
把剪刀                          2 把镊子               大刀 2 把,有不锈钢把手的更好
重的砍刀,用以对大猪开颅及切开肋骨                       磨刀石或钢
消毒手套                                                采血用的消毒试管    
载玻片                             报纸     

解剖过程中,打开胸腔时应非常小心,以避免在需要采集心脏和肺脏进行细菌培养时对组织的污染;胃和肠道应在解剖结束时最后打开,以将其对其它组织脏器的污染减至最低程度。每次取样前,都应将剪刀和镊子进行火焰消毒。取样时应多取一些,稍后可将多余部分扔掉,以避免重要组织样品不够。

 显微镜检查

实验室应有一台优质的双筒生物显微镜。该显微镜应有可调角度式目镜,标本推动器, 虹膜光圈(iris diaphragm 以及可调式卤素照明灯。物镜应包括4x10x40x,和100x,且应是无色差平视野类型的。价廉物美的优质显微镜在国内就可买到,对猪场很适用。

猪疥癣引起的的病变一般肉眼即可判断,需要进行实验室确诊时,可用解剖刀片或弧形刀刮取皮肤,刮的深度以皮肤可见渗血为度。刮取物可通过两种方法观察:一是将刮取物与一滴清亮的烹调油或矿物油混合置于载玻片上,盖以盖玻片即可观察。或者将刮取物在载玻片上与5%到10%的KOHNaOH 混合,火焰加热或静置数小时至一夜,使组织变得透明,易于观察。另外一种方法是将刮取物置于试管中,加少量KOHNaOH 溶液,加热(注意保护眼睛),或者静置过夜,离心后检查沉淀物中的螨虫。

内寄生虫可通过粪便飘浮法检查,但粪涂片法和粪便飘浮法不宜用于对球虫的诊断。

用于组织病理学检查的组织样品应以10%的福尔马林液体固定(即福尔马林:水=1:9,福尔马林液体是含3740%甲醛气体,并加有甲醇作为稳定剂的溶液)。随着储存时间延长,甲醛溶液可形成聚合物而变得浑浊,这种甲醛溶液不再适于作为诊断固定液而应放弃使用。加有缓冲液的福尔马林固定液可产生较好的染色效果,但不加缓冲液的福尔马林固定液,染色效果也较理想。

用于固定的组织块厚度应不超过1 厘米,较厚会影响固定效果。所取肠段长度以24厘米为宜,并应以加有固定液的注射器冲洗,以保证肠段内部的固定效果。常规工作中,用于固定的组织样品,应包括脑(大脑,小脑和脑干),心脏,肺脏,肝脏,脾脏,肾脏,胃,十二指肠,空肠,回肠,结肠和淋巴结,当然,有特殊意义的其它组织样品也可采集。骨组织需要不同的处理技术,但在特殊情况下也可进行切片固定,作为组织病理学样品。脑组织是很好的组织病理学诊断样品,但经常被忽略。怀疑有疥癣时,可以组织病理学手段检查皮肤,但最好同时进行实验室确诊。

空的塑料水瓶用来装固定液及样品很方便,便宜,不漏而且相对不易破裂。

组织学工作中有很多种固定液可用,但一般的兽医诊断用加有缓冲液的福尔马林液最方便,而且效果最好。缓冲液的作用在于可明显改善染色效果,但实际工作中如果没有配好的缓冲福尔马林液,未加缓冲液的福尔马林液很方便,效果也令人满意。在紧急情况下,95%的乙醇也可用作固定液,但不推荐使用。

 缓冲至中性的福尔马林固定液(pH 7.0

  福尔马林溶液(37-40% 甲醛)100.0 毫升
NaH2PO4
·H2O  4              Na2HPO4   6.5           蒸馏水  900 毫升

 不加缓冲液的福尔马林固定液

浓福尔马林溶液(37-40% 甲醛) 100.0 毫升              蒸馏水 900 毫升

 尽管组织病理学的诊断手段十分有效,但由于组织切片的制备比较困难,其应用还是受到限制。事实上,切片的制备超出了猪场实验室的工作范围,有许多相应的服务性实验室可对组织样品进行处理,并在35个工作日内将其制成组织切片。也有人认为组织病理学诊断技术耗时太长,当诊断结果出来时也许发病过程已经结束。当然大家都希望尽快知道诊断结果,但现代猪场所面临的问题多数是猪场流行病,伴有长期持续存在的新疾病的发生。这就使得对组织病理学诊断结果的几天的等待相对缩短。

 涂片染色是较快且有效的显微镜检手段。涂片制备有几种方法:血涂片的一种制备方法是将一小滴血液滴到载玻片的一端,迅速涂成一个薄层。作血涂片的血液应含有抗凝剂,如EDTA,草酸或柠檬酸。用肝素作为抗凝剂可引起血涂片染色后产生粉色背景,故不建议用于血涂片制作,除非无其它抗凝剂可用。压迹涂片的制备是用组织(如肝脏,肺脏,脑组织,淋巴结等)表面轻触载玻片,留下痕迹。较厚的涂片制备是用载玻片一端轻刮组织表面如肠粘膜,用另一载玻片挤压所取得的粘液后,迅速将两载玻片向相反方向拉动,可得到两张涂片。这种较厚的涂片制备也适用于对脓液,关节液,精液等的显微镜检。

一般情况下,每种组织或液体都应准备两张涂片。这样便于以不同染色方法处理。即一种是吉姆萨染色,另一种是革兰氏染色。赖特染色法(Wright's stain)常会有很多沉淀留在涂片上,效果远不如吉姆萨染色好。吉姆萨染色后的涂片色彩鲜明,而且没有沉淀。迪夫-快克( Diff-Quik )染色法用于血液学研究效果很好,但成本很高,且除了比吉姆萨法速度快以外,并无其它优越之处。美蓝染色法与吉姆萨法相比,相对较差,这是由于经美蓝染色后的涂片,视野中的所有成分都呈现深浅不一的蓝色。吉姆萨法染色后的涂片,可清楚地显现出血细胞和红色的细胞寄生物的不同,能区分白细胞,清楚地现出球虫形状以及染色后的细菌。经吉姆萨或迪夫-快克染色后的球虫呈现蓝色并有红色的核区;细菌则被染成深蓝色;革兰氏阴性和阳性菌的染色没有差异,除非进行革兰氏染色。革兰氏染色后的细菌清晰可见,很多情况下通过观察革兰氏染色效果,可立即判断出问题的起因。所以革兰氏染色法十分有用。关于革兰氏染色液和吉姆萨染色液的配方可在一般标准参考书中查到。在革兰氏染色过程中,稀酚红是比碱性番红更好的复染剂。作为脱色剂,乙醇和丙酮以60:40 混合液比单纯95% 乙醇效果更好。

血琼脂培养基和麦康凯培养基应在微生物学工作中常规使用。我们发现,在血琼脂培养基中添加5%脑心汤作为血琼脂培养基的基质可获得最好的培养结果。脑心汤不便宜,但比普通营养琼脂更能为比较挑剔的微生物,如硫醇依赖性链球菌,提供更好的生长条件。麦康凯培养基培养结果可帮助我们进行快速的区别和鉴定。所以每一样品都应准备一个血培养基和一个麦康凯培养基。对那些正常情况下很少细菌生长的组织,如肾脏,肝脏和脾脏,培养时可将培养皿分两部分使用;我曾经见过有的实验室技术员为节省培养皿或培养基,将一个培养皿划作6 个区域使用,这种做法,应极力避免。如果考虑到为取样所付出的时间和努力,以及获得很好的独立菌落的重要意义,对每一样品使用单独的一个血培养基和一个麦康凯培养基,而不是将平皿分区使用,将更有意义。如果怀疑猪副嗜血杆菌或胸膜肺炎放线杆菌时,还应准备NAD源(即V-因子)。这可通过在平皿上用葡萄球菌划线,或用V-因子板,也可在基质中添加0.5%酵母浸膏而实现。血液可来源于马,绵羊,牛或兔子,一般不用猪血,除非是未吃到初乳的新生仔猪或胎猪(这种血液来源非常好)。兔血较易制备,因为兔子比较耐受心脏穿刺采血。采血时一般每 912 毫升血液需加1 毫升2 % 的柠檬酸钠作为抗凝剂效果很好,但此抗凝剂必须在使用前进行高压消毒。微生物学培养基以及玻璃器皿均应以高压消毒锅在121 15 psi or 0.11 mPa 压力)消毒15 分钟,应避免过度加热,因为过热会破坏培养基。平皿应在3739℃(猪体温为39.2℃)下培养,2448小时后检查培养结果。一些生长缓慢的细菌如棒状杆菌可能需要3648小时,而大肠杆菌只需812 小时就可见其生长。对细菌的鉴别可通过其菌落特征,革兰氏染色反应和生化特性而定,兽医微生物实验室应该准备有关的参考资料或参考书,以提供必要的细菌鉴别方面的指导。

国内很多微生物实验室,甚至在一些猪场的实验室,都能见到超净工作台或其它类似工作箱。尽管这是一些很好的设备,可他们占用很大空间,笨重而且有噪音,用起来不方便,更重要的是通常都不需要。在美国的常规兽医诊断实验室很少见到类似的设备,在中国也确实不必要。我建议猪场将宝贵的资源用于购买更有用的设备和仪器。在一间没有贼风的房间里,一个洁净的工作台就可为兽医微生物工作者提供很方便而舒适的工作环境。猪场普遍使用的紫外灯也仅能作为消毒设施的摆设,因为这些紫外灯根本不能杀灭任何细菌(可自己作一试验证明之),更不能提供无菌的工作环境。为观察培养结果方便,应在工作台上配备一盏台灯。

抗生素的敏感性检验可利用标准的浸润纸板,根据科比-鲍尔氏纸板扩散法进行。此法在许多临床微生物学的参考书中都有介绍,可简便快速地估计出细菌分离物对抗生素的敏感模型。但该法仅限于那些有现成纸板可用的抗生素或抗菌素,而一些抗菌素如太乐菌素,喹乙醇,卡巴氧,泰妙灵等则很难找到可直接使用的药敏纸板,这成为该法被应用的主要限制因素。另外,该法的缺陷还在于不能提供抗生素的最小抑制浓度(MIC)。

试管稀释法药敏试验不仅可确定抗生素对微生物的最小抑制浓度,而且可进行抗菌产品的质量检验。实践中我们已经发现即使是同一种抗生素,不同生产厂家生产的产品使用效果之间有很大的差异,我们还发现有些产品质量很好,有些则很差,很可能市场上还存在假冒产品。

简化的试管稀释法可使用96孔(8×12)的微量滴定板取代大量的试管。每种所检验的抗生素均可设定812个稀释梯度浓度。这些梯度浓度的稀释液将被加入已加有脑心汤培养基的各孔中。滴定板和微量移液管都不能耐受高压消毒,但用95%的乙醇充分浸泡15分钟后,乙醇蒸发,平板及移液管的表面即可达到充分干燥消毒的效果。

简化的试管稀释法与简单的科比-鲍尔氏法相比,平板和抗生素稀释液的准备工作既乏味又耗时,但检验结果以及所获得的信息值得付出额外的努力。具体做法是,先于各孔中加入150 ul 脑心汤培养液,再在各列第一排各孔中分别加入50 ul 浓度为256 ug/ml 的各抗生素溶液,然后连续依次分别取各列上一孔中的50 ul 溶液加入下一孔,产生由64 ug/ml 0.004 ug/ml ,稀释倍数为4 的抗生素系列梯度浓度。根据需要改变稀释倍数,可获得更精确或粗略的最小抑制浓度(MIC)以及或宽或窄的有效浓度范围。接着用 0.5 麦克法兰浓度标准化的各种所检测的有机物培养液 10 ul 接种到滴定板上,在3739℃下培养1215小时后检查培养结果。检查时可将平板置于深色(黑色)物体表面上,观察有无细菌生长。最小抑制浓度低于 4 ug/ml 的抗菌素可认为“敏感”或“可用”,而其它最小抑制浓度高于 4 ug/ml 者则认为“有抗药性”或“无用”。由此最小抑制浓度,可估计出适当的治疗剂量。

抗菌药物敏感性检测的其它方法包括:饲喂或注射某种特定抗菌药物,然后采集血液或组织样品,将血样(全血或血清)稀释后检测微生物活性;组织样匀浆后稀释,或仅取小块组织,置于琼脂培养基表面按类似科比-鲍尔氏法检测。这种技术可提供关于微生物生物活性及分布的情况,可用于解释为什么有些治疗方案不能奏效的原因。

 血清学检测法

 当猪体内有针对猪常见或重要病毒病的抗体时,血清学方法是主要的检测手段。在美国,即使是大的猪场,也很少有酶标仪(ELISA)。一些地区甚至不允许猪场自己对一些猪病进行血清学检测,而且对ELISA的试剂盒加以严格的控制。中国的情形不同,许多大猪场都有自己的酶标仪,可以进行许多血清学检测。

a) 伪狂犬病 有两种试剂盒可用于伪狂犬病的检测。一种用来检测针对伪狂犬病病毒的抗体,不能区分疫苗毒和野毒,这种试剂盒称作普查试剂盒。另一种则专门用于检测针对伪狂犬病病毒体内某种糖蛋白的抗体,称作鉴别试剂盒。最常用的鉴别试剂盒是 gI gE试剂盒(gE是糖蛋白I,即gI的新名称)。如果16周龄未感染伪狂犬病病毒的猪用基因缺失苗(缺失 gE gI)进行免疫,其所产生的抗体用普查试剂盒即可检出阳性,但用gE鉴别试剂盒检测则为阴性。感染伪狂犬病的猪所产生的抗体无论用普查试剂盒还是鉴别试剂盒都可检测出来;哺乳仔猪吃到感染伪狂犬病的母猪的初乳后所产生的抗体可用两种试剂盒检测出来,但这种猪在数周内会对伪狂犬病有抵抗力,而且在到达16周龄前用普查法或鉴别法检测均为阴性。

免疫注射伪狂犬病疫苗后产生的抗体量或用普查法未检测到抗体滴度,不能说明疫苗注射的成功与否。Boersma 等(1998)曾观察到,“┄仔猪特定血清中的抗体滴度与其对伪狂犬病的保护力无相关┄”,这与1993McCawXu1994Kit 等,以及其它研究者的发现结果一致。

伪狂犬病免疫计划的成功取决于猪对病毒攻击性的抵抗力。当猪面临足够量的病毒攻击时,无论抗体滴度高低,免疫过的猪仍有可能感染伪狂犬病。野生条件下猪所面临的病毒暴露情形不一,但现代养猪生产中,通过管理手段控制生长肥育阶段猪的病毒暴露水平,在控制伪狂犬病过程中与免疫计划同等重要。

在华南,伪狂犬病属于地区性疾病,而且在冷湿的气候条件下其病毒可通过空气传播数公里远,各猪场都应对伪狂犬病进行预防免疫。

未免疫的猪群或猪个体,不管用普查法或是鉴别法,均可检测出猪是否感染了伪狂犬病病毒,感染猪在感染710天时即可产生ELISA可检测到的抗体。

一个群体如果只对母猪,而没有同时对小猪进行伪狂犬病的免疫,则对 1626周龄的生长猪用普查法进行检测的结果可以说明群体中病毒的活动情况。在免疫过的母猪群体中进行母猪伪狂犬病抗体水平的普查没有任何用处,检测结果也不能说明任何问题;如果是对母猪和仔猪都进行过免疫注射,进行抗体水平的普查也没有什么意义;如果猪群正在发生伪狂犬病感染,对生长猪进行大范围的抗体水平普查,可能会有意义,因为猪感染后的抗体滴度将显著高于疫苗所产生的抗体滴度。但既然一种更先进的使用鉴别试剂盒和基因缺失苗进行抗体水平检测的技术已经可以利用,这种普查试剂盒的使用就没有优势可言。

如果用gEgI)基因缺失标记的疫苗对猪进行免疫,猪将不会产生针对gE糖蛋白的抗体而保持阴性;吃到感染母猪初乳的仔猪可从母乳中得到抗gE抗体,并在母源抗体消失前,鉴别法检测中呈现阳性。伪狂犬病母源抗体最长可持续15周。感染母猪哺乳的仔猪到16周龄时如果未感染伪狂犬病病毒,可转为gE阴性;如果16周龄后体内有gE抗体的猪证明已感染伪狂犬病;在慢性感染伪狂犬病的猪群中,猪6周龄前有gE抗体,一般不是感染引起,而是母源抗体所致;715周龄有gE抗体的猪可能是或不是感染引起的,而16周龄以后的猪的gE抗体一定要重复检测,以确定群体中的伪狂犬病发病状况。

如果用IDEXX试剂盒检测gE抗体,其结果是以S/N之比表示的,即低值表示阳性,高值表示阴性。但如果能用高值表示阳性,低值表示阴性,则演示起来更方便,而且更自然和直观。用1减去S/N1S/N),其值将随着抗体水平升高而升高,抗体水平降低而降低,小于1的值以0代替。这样的结果很容易用图形软件或图纸作图,即以年龄为横坐标,将血清抗体检测值作为纵坐标,可很清楚地反映出群体中的疾病状况。

在慢性感染群体,周期性检测母猪抗体,即使用gE试剂盒,也并无特殊意义,除非正在引进阴性的后备母猪,可通过检测发现并淘汰感染母猪。如果母猪群所在场中只有母猪和仔猪,没有生长猪,且正在使用阴性后备母猪更新母猪群,并能定期对母猪群进行常规免疫,母猪群将以与年淘汰率相等的速度逐步转化为gE检测阴性群体。所以要想使群体转为阴性,则只需找出并淘汰gE阳性母猪即可。这是对这种检测方法的有效利用。

如果群体感染了伪狂犬病,但能对未明状态的生长肥育猪进行过免疫,则可利用gE检测方法找出免疫过的猪是否保持阴性或病毒仍活跃地存在。生长肥育群体中阳性个体的存在表明猪群的周转方式(转为全进全出)需改变,以及免疫程序需完善(改为鼻腔接种后结合肌肉注射进行强化免疫)。这是对鉴别检测法的合理利用。

如果要将已感染群体转为阴性,或一个阴性群体打算从外面引入超过16周龄的公猪或后备母猪,而这些猪来自伪狂犬病感染区域并进行过免疫注射,则可对其进行gE鉴别检测法检测。结果为阳性的就应拒绝引入并出售屠宰。这是对这种检测法的重要应用。

一个已感染伪狂犬病并处于早期净化阶段的群体,如果自繁后备母猪,且后备猪群体中多数为阴性个体,但有少数个体在生长阶段感染伪狂犬病,若想只选留阴性个体,则需在gE检测的同时坚持免疫计划,淘汰所有阳性个体,3周后重复检测,若仍有阳性个体,则应考虑全群淘汰或再3周后再次全群检测。

在伪狂犬病感染地区或一直进行免疫的群体,普查法检测很少有用,尤其对慢性感染并打算净化的群体则根本无用,而鉴别检测法对监测病毒净化计划的执行进展则十分有用。

b) 经典猪瘟 由于其免疫力是抗体介导的主要由病毒包膜中E2E1和恩氏蛋白(Erns)引导的,经典猪瘟病毒与伪狂犬病病毒有很大不同。现在已有含缺失恩氏蛋白的病毒的亚单位疫苗,且在对经典猪瘟的鉴别疫苗中显示有效。但这种疫苗目前在中国还没有,且无像伪狂犬病苗那样的基因缺失苗方法可供进行鉴别检测。目前用于经典猪瘟免疫的是弱毒苗。当对血清阴性的猪只以这种弱毒苗进行适当免疫时,可产生终生免疫力。野毒感染时field situation,,免疫过的猪所产生的免疫力可干扰疫苗作用,此时,对疫苗的正确使用和操作相当重要。尽管疫苗已使用很长时间,这种病仍在中国存在。关于经典猪瘟爆发的报道时有所闻,表明该病毒不仅存在,而且相当活跃。

对已经有免疫力的母猪所需要的可产生强化效果的弱毒苗的免疫剂量仍是问题。由于对经典猪瘟的免疫力完全由抗体介导,在免疫前和免疫后监测其抗体水平在经典猪瘟是很有用的技术。来自初乳的对经典猪瘟的母源抗体可持续到生后5周,对不同年龄免疫过的猪进行不同时期的抗体水平监测可提供关于免疫时机的有用信息。

最后,据认为许多经典猪瘟引起的疾病是由低毒力毒株引起,很多情况下,人们并不能确定群体是否感染了经典猪瘟。如果要知道群体是否带有经典猪瘟病毒,相对简单的检测方法是选一头未免疫过且有标号的阉公猪作为哨兵猪。当其感染了低毒力经典猪瘟病毒时,该猪不会死亡,但其血清型将发生转变,成为阳性,这就提供了关于群体中病毒存在状况的珍贵信息。

有人会认为这样将某一头猪特意不进行免疫作为哨兵的做法是一种冒险。实际上,一个大的群体中选一头作为哨兵猪比例并不高,风险也不会大,尤其对大的群体而言,经常会发生某些个体被粗心漏免或由于交叉寄养而将免疫过和未免疫过的猪混淆等类似的情况。

c) 蓝耳病  对蓝耳病的检测已有灵敏准确的ELISA试剂盒方法。阴性群体应严格检测新购入的公母猪,确保这些动物不会将病毒引入群体。慢性感染猪群,应在保育阶段监控猪的蓝耳病抗体水平,以据此制定疾病控制策略。已感染蓝耳病的群体只能引入具有蓝耳病抗体的公母猪,这可通过自然感染或人工免疫实现。

d) 其它ELISA检测 如果猪场有酶标仪,可以购买一些试剂盒,用以检测真菌毒素,及各种饲料添加剂包括β-兴奋剂,以及检测激素等。

饲料原料经常可能被各种真菌毒素污染,如黄曲霉毒素,玉米赤霉烯酮和念珠镰孢霉毒素等,常规检测饲料及饲料原料中的真菌毒素可避免由此引起的健康问题及生产水平下降等问题。

各种激素如雌激素和黄体酮的ELISA试剂盒可用于检测发情周期活动状况或母猪是否妊娠。尽管此法可为解决一些繁殖障碍问题提供可靠信息,但作为常规操作则不切实际。

 生化和血液学检测

 猪体内各种可以检测的生化及血液学指标中,对猪场实验室来说,可行并具有实际意义的指标则很少,如血红蛋白,血液尿素氮(BUN)和血清葡萄糖。

血红蛋白通常以比色法检测,纸板比较法不是很准确,但可用于诊断严重贫血。手持式血红蛋白计数器很有用,也有其它一些更精确,但更费力和复杂的方法。猪场存在的一般会引起贫血的原因有:没有补铁,附红细胞体病,慢性细菌性感染和胃肠溃疡。叶酸的营养性缺乏以及慢性蛋白质缺乏可导致母猪贫血。有时候,仅凭观察难以判断猪是否真正贫血,此时需要检查血红蛋白水平。断奶仔猪的正常血红蛋白水平应为1012克%(即平均每100毫升血液含血红蛋白11克,或每1000毫升血液含血红蛋白110克);生长猪的正常血红蛋白水平为1113%克,母猪则介于1114克之间。平时对猪场情况注意观察,并检查血红蛋白水平很有意义,如果发现猪群出现低血红蛋白现象,则随着血红蛋白水平的提高,生产性能会有改善。

血液尿素氮(BUN)被认为更准确但不方便。血浆尿素氮(PUN)或血清尿素氮(SUN)作为反映肾脏功能的指标,经常用于人类医学实践中。而血清中的尿素水平可用于反映猪的蛋白质 / 氨基酸营养是否充分。BUN水平在猪体内变异很大,尤其当猪被限制饲喂时。不过通常当生长猪蛋白质营养缺乏时BUN水平较低,而蛋白质过量以致于大量比例的氨基酸被降解(脱氨)时,其中的氮素会转化为尿素而使BUN升高。BUN同样可用于反映日粮中的氨基酸是否平衡,即采食不平衡日粮的猪的BUN会较高,且当这种不平衡被修正时BUN会降到最低水平。BUN的正常值很大程度上与日粮组分有关。当BUN低于6毫克/100毫升时,应考虑蛋白质缺乏的可能性;如果蛋白质严重缺乏,同时见有猪的咬尾现象时,BUN可能低到接近0的水平。如果BUN值升高,介于1525毫克/100毫升范围时,很可能表明氨基酸过量或不平衡;极高的BUN,高于50 则表明可能出现肾脏疾病(BUN的新单位是毫摩尔/升,转化为旧单位毫克/100毫升时,只需将其乘以1.4即可)。BUN的最好应用在于研究分性别饲养和阶段饲养对猪的影响,可在各日粮阶段的开始和结束时分别检测公母猪的BUN水平。

血清葡萄糖水平可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能量临界缺乏的猪的日粮能量摄入量。比如断奶猪,处于冷应激状态下的猪以及瘦肉型猪被过度限制饲喂时。“正常”的血清葡萄糖水平应为90110毫克/100毫升(新单位毫摩尔/升转换为旧单位毫克/100毫升时,需乘以18)。

 总结

 对一个大型现代化猪场来说,相对简单且投资小但可发挥作用的场内兽医诊断实验室可为猪场提供大量及时准确有价值的信息。我们不能期望场内实验室完成所有可能的诊断过程,但许多过程可在场内实现,结合更进一步的投资用于培训,购买仪器设备和引进人才,可完成项目会更多。当面临困难,不常见或困惑的诊断时,以及为保证诊断质量考虑,可利用大学和地区性实验室,以建立或确定诊断。

<![endif]>

References:

 Backstrom, L., Johnson,  E. W, Memon, M., and Hoefling, D. 1980. Diseases in swine        recorded by post-slaughter checks at a slaughterhouse in West Central Illinois.  

         Proc Int Pig Vet Soc 6:359.

 Boersma WJ, Van Rooij EM, Scholten JW, Zwart RJ, Kimman TG, Bianchi A,  1998,

         Silent memory induction in maternal immune young animals. Vet Q 1998;20         

         Suppl 3:S89-92

 Chanchee, C.  2000.  Swine Disease-Idexx Y2000 Far East Seminar, Clark Field,     Philippines.       Idexx Corporation, USA.

 de Smit, AJ.  2000.  Classical Swine Fever.  Efficacy of Marker Vaccines and Laboratory          Diagnosis.  PhD Thesis, Utrecht, the Netherlands. 185 p.

Friendship, RM, JH Lumsden, I. McMillan and MR Wilson.  1984.  Hematology and         Biochemistry Reference Values for Ontario Swine.  Can J Comp Med 48: 390-393.

 Kit S, Kit M, McConnell S, Lawhorn B  1994.  Development of active immunity in newborn       pigs with colostral antibodies by vaccination with gIII-deleted PRV.

         Acta Vet Hung 1994;42(2-3):319-30

 Kluge, JP, GP Beran, HT Hill and KB Platt. 1999.  Pseudorabies. In, Diseases of Swine,      B.     Straw, etal, Eds.  Iowa State University Press, Ames.

 McCaw MB, Xu J. 1993.  Protection against pseudorabies virus infection by intranasal        vaccination of newborn pigs.  Am J Vet Res 1993 Apr;54(4):527-33

 Nauwynck HJ, Labarque GG, Pensaert MB  1999.   Efficacy of an intranasal immunization with         gEgC and gEgI double-deletion mutants of Aujeszky's disease virus in maternally pigs and the effects of a successive intramuscular booster with commercial vaccines Zentralbl      Veterinarmed [B] 1999 Dec;46(10):713-22                       

 Quinn, PJ, ME Carter, B. Markey and GR Carter. 1998.  Clinical Veterinary Microbiology.         Mosby. 648 p.

 来源:猪病新干线  作者:E. Wayne Johnson 博士 
告诉QQ/MSN好友】【我要纠错】【顶 部】 【收藏此页】【打印】【关闭
>>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欢迎您发表评论——强烈建议 注册 发表评论
正在载入评论数据中...
用户名: 验证码: 游客请勾选
            
本站提供:猪病新干线网是国内最专业的猪病交流网站,下设有猪病咨询,养猪行情,猪病疫情,猪病图片,猪病图谱等栏目,猪病新干线—为中国养猪业保驾护航。
本站关注:猪病大全,猪病图片大全,猪病库,猪病防治大全,常见猪病有哪些,流行的猪病,猪病学
建议您使用1024×768 分辨率、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7.0浏览器以获得本站的最佳浏览效果
版权所有·猪病专业网 Copygight © 2003-2014 zbxgx.com All Rights Reserved.ICP备案:京ICP备05006501号
  • 12321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  
  • 北京市公安厅信息网络安全报警服务网站  
  • 12321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